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地方 > 慈善公益報>走向我們的小康生活

走向我們的小康生活 | 讓綠水青山煥發生機

時間2020-09-21 10:28:27   來源:慈善公益報 

 


 

  走向我們的小康生活 | 助農增收 讓綠水青山煥發生機

 

  慈善公益報(本報記者 李馨)“過去有個‘潘核桃’,現在多了‘龍獼猴’‘張蔬菜’‘徐蘑菇’……貴州大學組建的653人博士教授專家團,為脫貧攻堅插上了科技的翅膀。”全國人大代表、中國工程院院士、貴州大學校長宋寶安在2020年全國兩會期間談起學校的助農專家群體時充滿著自豪感。

  據《慈善公益報》記者了解,近幾年在貴州大學一直流傳著這樣一句話:“圍著農民轉、帶著農民干、做給農民看、幫著農民賺。”這是貴州大學的助農教授們為貴州打贏脫貧攻堅戰,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擔起的歷史使命。

蔬菜“女神”張萬萍

  “貴大專家就是牛,美女教授玩鋤頭,種下蔬菜兩萬畝,產銷兩旺無人憂。”提起貴州大學農學院教授、蔬菜產業團隊隊長張萬萍,當地百姓無人不知,大家都稱她為“蔬菜女神”。

  位于烏蒙高原的威寧縣是貴州省面積最大、海拔最高的縣,也是貴州9個未摘帽貧困縣之一。在雙龍鎮高山村,拖拉機轟鳴,不少村民正在地里忙活。

  張萬萍就在其中。她告訴記者,在海拔2600米的高原種植萵筍是一種全新的嘗試,如果成功,會優化當地產業結構,進一步促農增收。

  2019年,為按時高質量打贏脫貧攻堅戰,貴州省提出在威寧打造蔬菜“三白工程”,即白菜、蓮花白和白蘿卜。據了解,“三白工程”實施后,蔬菜種植規模大大提升,老百姓的積極性也提高了。但與此同時,越來越多的問題也逐漸暴露出來——技術欠缺成了當地百姓最大的困難。

  “必須下到地里去!”張萬萍堅持帶著農戶一起到田間地頭,從整地撒肥到病蟲害鑒別再到殘膜回收,手把手地教。為了讓農戶能聽懂,她就用“伺候秧苗就像伺候月子里的孩子”“養孩子要吃飽吃好”等生活常識做比喻。每到一處,十里八鄉的群眾都會趕來跟她學技術,有時甚至“攔車求教”。威寧縣的老鄉笑著問她:“你真的是貴州大學的教授么?不抬頭就和我們一樣呀,手也是這么粗糙。”

  今年六月,張萬萍選育的第一批蓮花白迎來大豐收,在基地的帶動下,附近村民走出家門,來到基地參與采收、整理、打包,成為了產業工人,實現了大幅增收。村民們笑在臉上,樂在心底。

刺梨“狂人” 譚書明

  譚書明是貴州省刺梨產業研究院院長,貴州大學釀酒與食品工程學院副院長、博士生導師。作為貴州刺梨產業的見證者、參與者、推動者,深入研究貴州刺梨30年的譚書明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刺梨“狂人”。

  刺梨又名山王果、刺莓果,生于海拔500-2500米的向陽山坡、溝谷、路旁以及灌木叢中,在貴州省多地天然野生分布,是滋補健身的營養珍果。1983年貴州刺梨產業發展邁向啟蒙之年,1988年達到發展的第一次高峰。盡管貴州相關部門對刺梨產業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財力,但1989年之后就跌入低潮。

  “1987年我大學畢業就開始研究刺梨,一做就是30多年。沒想到這小小的刺梨正在成為貴州的千億級產業。”譚書明教授說起他和刺梨的緣分總有講不完的故事。

  “剛工作的時候,我的老師牟君富教授就告訴我:刺梨是貴州的特色資源,刺梨之所以酸、苦、澀是因為它來自天然艱苦的地方,代表當地純樸的百姓把健康送給尊貴的客人。和牟老師一起工作、學習,也讓我開始著迷于刺梨。”從那時起,譚書明全身心投入到刺梨的研究和產業的發展。

  貴州發展刺梨產業幾經波折,困難重重,缺少資金、缺少項目,譚書明就利用其他課題的結余經費繼續搞研究。“養了30多年的孩子,哪有說放棄就放棄的呢,我堅信刺梨會有光明的一天。”譚書明說道。

  如今,近30年過去了,刺梨終于迎來了“春天”,盡管這條路艱辛漫長,但對于譚書明教授來說依然無比高興。如今的刺梨已經成為貴州特色產業——全省種植面積高達300多萬畝,省內50多家企業投資建廠,譚書明教授的科研成果得到了廣泛應用,曾經山溝溝里的土果果正在變成群眾脫貧致富的金蛋蛋,成為貴州脫貧攻堅和鄉村振興的重要產業。

責任編輯:csgyb2

上一篇:走向我們的小康生活 | 貧困戶的“幸福賬單”
下一篇:走向我們的小康生活 | 青海決勝全面小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