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新聞

評論

文化

人物

組織

更多

RSS訂閱

網站導航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慈善公益報>評論 > 慈善公益報>時評

鄭功成教授:促使我國慈善事業大發展

時間2020-07-01 09:48:30   來源:慈善公益報 

 


 

努力凝聚共識,促使我國慈善事業大發展

——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中國社會保障學會會長、中華慈善總會專家委員會主任委員鄭功成教授在“慈善事業發展與政社關系重構”研討會上的講話

  慈善公益報 在防控疫情的特殊時期,我們舉行這樣一個現場慈善研討會,規模雖小,主題卻十分重要,探討的是我國慈善事業的發展之路及政社關系或政慈關系重構這一關鍵性問題,這標志著中華慈善總會專家委員會的學術研討活動自此正式拉開了帷幕。剛才宮部長就政社關系發表了重要的、很好的意見,我完全贊同。借此機會,我也和大家分享四點基本看法:

  1.要充分認識慈善事業的卓越社會功能與巨大發展潛力。

  我認為,只有充分認識到慈善事業的不可替代性和公眾參與與民間資源的巨大潛力,才能真正重視慈善事業的發展。

  一方面,慈善事業具有三大基本功能:一是弘揚互助友愛精神、提升社會文明程度、促進社會團結;二是彌補政府不足與市場失靈,有效推進社會治理現代化;三是實現社會成員的社會參與,并廣泛動員社會資源,滿足有需要者的需要。在實踐中,慈善事業既是中國特色的社會治理體系的一部分,也是中國特色的社會保障體系的一部分,還是調節收入分配與潤滑社會關系的有效機制,從而是中國社會建設與社會發展的一支不可替代的重要力量。

  另一方面,中華民族素有樂善好施的傳統。這一傳統在計劃經濟時期并未中斷,只是轉化成了難以企及的純粹的集體主義與利他主義如雷鋒精神等,并蘊含在計劃體制的單位與集體保障之中,加之發展落后、共同貧窮,事實上也無法發展社會化、專業化的慈善事業。改革開放后,伴隨國家發展、財富增長與觀念變革,社會化、專業化的慈善事業逐漸恢復,2008年汶川大地震、2020年年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后均出現了井噴式的社會捐獻,這不僅表明了我國樂善好施的民族傳統異常深厚,而且表明民間資源的日益豐厚。我國人均GDP已超過1萬美元,恩格爾系數已經降低到29%以下,居民儲蓄存款高達80多萬億元,如果慈善事業發展得好,必定能夠更多地動員社會資源,不僅能夠有力地彌補政府財力與服務能力的不足,也更能夠充分調動社會各界參與社會建設與社會發展的積極性、主動性。因此,慈善事業卓越功能和慈善事業發展的巨大潛力值得國家高度重視。

  2.我國的慈善事業只能走有中國特色的發展道路。

  我在去年的中國慈善年會上曾專門闡述過一個重要觀點,即慈善無國界,慈善事業有國界,因為做善事可以不受限制,但慈善活動要成為一項偉大的社會事業卻必然地要受到所在國家或地區的文化與制度安排的深刻影響。

  一方面,慈善事業是社會各界自愿參與并自主投入相應的財力物力人力的社會公益事業,沒有廣泛的社會共識,不可能形成大眾參與的社會氛圍,當然也不可能成就發達的慈善事業,而社會共識只能建立在所在國家或地區的傳統文化與價值判斷基礎之上。中國的傳統文化與價值判斷的內核是由近及遠、由親及疏,是家庭保障、鄰里互助、親友相扶、同學同事同行相濟是自古至今的社會常態,這顯然與歐美國家基于宗教信仰等追求平等、博愛不同。如果我國的慈善事業不能尊重這種傳統文化與價值判斷,便可能事倍功半;反之,則可以順勢而為,事半功倍。因此,我國的慈善事業須植根于中華民族的沃土,在大眾認同的條件下不斷發展。

  另一方面,要讓個體的慈善活動形成有規模的慈善事業離不開所在國家的制度安排,特別是財政稅收政策。美國之所以慈善事業十分發達,既與其資本主義制度以及這種制度所維護的私有制與個人自由相關,更取決于其社會財富的分配方式特別是遺產稅、贈與稅及對慈善事業的稅制優惠。我國香港地區慈善事業也很發達,在很大程度上就取決于香港政府財政的大量福利撥款是直接透過慈善公益機構來達到服務香港居民的目標,沒有財政的直接投入,香港的慈善事業不可能有持續的發展,此類現象在歐美國家不乏罕見。我國是社會主義國家,國家制度決定了我國走的是全面小康與共同富裕的發展道路,在財稅政策安排上亦有著自己的綜合考量。因此,我國的慈善事業需要納入到社會主義制度中統籌考慮,并成為走向共同富裕的有益途徑。

  應當承認這樣一個客觀事實,即不同國家或地區的傳統文化與價值判斷在深層次上深刻地影響著慈善事業的發展,國家制度特別是財稅政策直接影響甚至決定著慈善事業的發展,這決定了我國的慈善事業不僅要遵循慈善事業發展的普適性規律,而且要尊重自己的國情,從而必定是有中國特色的慈善事業。

  3.重構或理順政社關系是新時代發展我國慈善事業的必要條件。

  實踐已經證明,政社關系處理不好,不可能激發社會活力和有效調動社會力量,從而也不可能發展好慈善事業。就像我國的經濟改革,在明確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并以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為改革的目標模式后,處理好政企關系便成了關鍵。我國40多年來之所以取得舉世矚目的經濟發展成就,關鍵是重構了適應時代發展要求的政企關系,既未喪失政府對經濟領域的掌控權,宏觀政策一直非常有效,又在充分尊重企業自主權和規范市場競爭秩序的條件下充分激發出不同市場主體的內生動力,進而釋放了多種經濟成份的活力,形成了百舸爭流的大好發展局面?梢栽O想一下,如果仍然是計劃體制下的國有經濟一統天下、仍然是政府牢牢地掌控著高度集中的計劃調控權而企業成為政府的附屬物,我國絕不可能取得如此巨大的經濟發展成果,國家富強、民族復興、人民幸福的中國夢將遙遙無期。經濟領域改革與發展的經驗非常值得社會領域的改革與發展借鑒。

  在發展慈善事業進而全面推進社會建設中,應當將妥善處理好政府與社會或慈善的關系置于特別重要的位置。在這方面,既不能因循傳統的政府單向管制型模式,也不能以西方國家的政社分離型為樣板,而是需要在尊重慈善事業發展的一般規律和中國國情的基礎上重構新型的政社關系。

  在傳統的政府管制型條件下,社會活力不可能被激活,社會成員參與的積極性也無法充分調動,進而不利于慈善組織的發展與成長,也就不利于整個慈善事業的發展,社會治理將因之失去有效的主體支撐,民生保障體系亦將因缺乏慈善事業的有效補充而難以真正走向完備,這顯然與國家治理體系與治理能力現代化的目標相悖。然而,如果將政府與社會組織或慈善組織看成是兩條平行線甚至對立起來,同樣不可能發展好慈善事業,因為我國慈善組織與慈善事業的發展需要一個漸進的過程,而傳統的強政府弱社會格局已經形成了強勁的路徑依賴。同時,我國走的是社會主義的共同富裕道路,包括慈善事業在內都應當圍繞著這一目標努力。因此,我國的政社關系需要走出自己的新路。

  合理的取向應當是政府主導、慈善組織自主發展,兩者形成有機聯動、良性互動,相得益彰地促使我國的社會建設健康發展。在此,政府主導具有中國特色,但這種主導不是強勢介入慈善領域和干預慈善組織的內部事務,而是應當在充分尊重慈善事業發展規律的條件下,通過依法規范、財稅支持和相關服務來支持、引導慈善事業健康持續發展,這是政府在慈善領域的基本使命;而慈善組織須確立慈善領域中的主體地位,切實維護其自主性,在政府的支持與引導下通過激發內生動力來調動更多的社會資源參與社會建設與發展。如果能夠形成這樣的局面,則我國的慈善事業將步入黃金發展時代。

  4.只有形成更多共識才能促使慈善事業獲得更好的發展

  沒有共識,不可能成就大的事業。我國慈善事業發展滯后的局面,與各界缺乏應有的共識直接相關。因此,發展慈善事業需要凝聚更多的共識,各界有共識才能為達到發展慈善事業而共同努力。如果總是義利相爭、左右沖突、官民對立、一人一個調,這樣的局面就極不利于形成發展慈善事業應有的社會氛圍,也不可能促成有利于慈善事業發展的政策體系走向成熟。目前的關鍵,是要求大同、存小異、增共識、促發展。

  當前最大的共識應當是盡快提升各界特別是各級黨委和政府對慈善事業的重視程度,明確走中國特色慈善事業發展之路的政策取向,通過重構新型政社關系來促使慈善事業獲得健康持續發展。在這方面,我始終認為理論學術界責任重大。我們需要明確自身的追求目標,了解并把握中國發展變化中的國情,集中力量研究中國特色慈善事業發展的科學理念與正確取向,理性地探索慈善事業的發展路徑與行動方案。這次小型研討會開了一個好頭,以后還將舉辦多次這樣的研討會,并不斷形成有價值的研究成果,為構建有利于慈善事業發展的法律制度、政策體系提供有益的智力支撐。

責任編輯:csgyb2

上一篇:人民日報:"直播帶貨",屏幕內外皆功夫
下一篇:后疫情時代公益組織面臨的挑戰和機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