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新聞

評論

文化

人物

組織

更多

RSS訂閱

網站導航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慈善公益報>評論 > 慈善公益報>媒體觀點

脫貧攻堅繃緊弦加把勁系列述評

時間2020-06-22 15:41:54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高標準推進 高質量交卷(決戰決勝脫貧攻堅)

——脫貧攻堅繃緊弦加把勁系列述評之二

本報記者  朱  雋  劉詩瑤  郁靜嫻  丁怡婷

2020年06月22日04:57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脫貧攻堅決戰決勝之年,遭遇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如何高質量交卷?

  “產業扎了根,今年全村脫貧,穩穩的。”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昭覺縣三岔河鄉三河村第一書記李凱信心滿滿。公路通到村口,村民搬進新房,陽光灑進大山深處的彝家寨子,青薯、花椒等特色產業發展到1萬畝,村民吉好也求感嘆:“山里長出致富樹,日子肯定一天比一天好!”

  “摘帽不摘責任,不能讓村民返貧。”江西省信豐縣嘉定鎮山塘村脫貧了,幫扶干部鄧子東卻沒撤走,前段時間更忙了:聯系經銷商、協調車輛,為滯銷蔬菜找出路,“銷路通了,錢袋子穩了,才算扶到根上了。”

  “以更大決心、更強力度推進脫貧攻堅”“確保高質量完成脫貧攻堅目標任務”……習近平總書記在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鏗鏘有力。在脫貧攻堅一線,廣大干部群眾對標全面小康,凝心聚力,攻克最后的貧困堡壘,鞏固脫貧成果,確保交出一份高質量的脫貧答卷。

  確保如期脫貧,看數量更重質量

  湖南省郴州市蘇仙區大禾村,沉寂了一陣子的“扶貧車間”又熱鬧了起來。早上7點剛過,村民唐玉梅就來到車間,測體溫、登記職工“兩點一線”出勤表后,她坐上工位。機器嗡嗡鳴響,唐玉梅手腳麻利,“有活干,生活才踏實。”

  “疫情對脫貧攻堅帶來影響,但不會改變我們完成任務的決心和信心。脫貧攻堅目標不動搖,標準不改變,要確保高質量完成。”國務院扶貧辦主任劉永富表示。

  什么是高質量脫貧?

  ——使出超常之力,采取超常之舉,一個都不能少。

  “剩余的貧困人口雖然總量不大,但都是貧中之貧、困中之困,必須使出超常之力,采取超常之舉。”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研究所研究員李國祥表示。

  攻克最后的堡壘,一項項政策密集出臺:對未摘帽的52個縣和1113個貧困村實施掛牌督戰;繼續增加各級財政專項扶貧資金規模;金融扶持向“三區三州”深度貧困地區傾斜……

  各地全力攻堅。在貴州,督戰對象掛上“藍、黃、紅”牌,全程壓實責任;在新疆,地(州)、縣(市)干部每人分包1個村,地縣行業部門干部、貧困村第一書記分包到戶,實現4.21萬戶剩余貧困戶全覆蓋。

  ——克服疫情影響,避免因疫返貧。

  “多虧駐村工作隊及時出手,要不幾十噸冬瓜非爛在地里。”看著最后一輛運瓜車遠去,海南省儋州市新風村脫貧戶符考平如釋重負。

  收入是穩定脫貧的關鍵指標。疫情給外出務工和農產品銷售帶來影響,也給貧困戶增收帶來不確定性?挂咔、穩收入,從六盤山下到烏蒙山畔,從秦巴山區到武陵山深處,各地統籌抓好疫情防控與脫貧攻堅。返崗復工,讓打工者出得去;農資保供,打通“最后一公里”;產銷對接,讓地里的貨運出來;拿出實招,讓扶貧車間的機器響起來……

  政策給力,截至5月底,25個省份貧困勞動力外出務工已達去年外出務工總數的100.79%,中西部22個省份扶貧公益崗位安置418.49萬貧困人口,扶貧車間復工率98.6%,消費扶貧已實現銷售482.56億元。

  ——鞏固脫貧成果,讓農民有保障、穩脫貧。

  重慶武隆區羊角鎮永隆村貧困戶蔣洪文終于住上了新房,“早就盼著這一天了。”他說,“多虧了5萬元危舊房改造補助,讓我住進了安全敞亮的新房。”

  “‘兩不愁三保障’是脫貧攻堅的核心指標,也是貧困人口脫貧的底線要求,直接關系到脫貧攻堅戰的質量。”中國人民大學中國扶貧研究院院長汪三貴說,到去年底,貧困群眾“兩不愁三保障”基本實現,出行難、用電難、上學難、看病難、飲水難等長期沒有解決的老大難問題普遍得到解決。

  今年6月底前,所有建檔立卡貧困戶需改造的危房要全部竣工,貧困人口飲水安全問題要全部解決……咬定高質量脫貧目標,讓“兩不愁”真不愁,“三保障”有保障。

  精準施策拔窮根,提升脫貧成果含金量

  拿到1.4萬元工資,群培次仁高興得合不攏嘴。

  群培次仁的家原本在西藏自治區拉孜縣查務鄉明瑪村,海拔4800多米的深山里,出村只有一條蜿蜒的土路。3年前,他和村里人一起搬進縣城的安置小區,在產業園里學到校服縫紉手藝,過上新生活,他說,“好日子還在后頭哩!”

  群培次仁生活的改變,源自精準扶貧精準脫貧。高質量完成脫貧答卷,既要迎難而上、攻城拔寨,更需要對癥下藥、靶向治療的精準方法。

  ——產業扶貧,一戶一策拔窮根。

  “現在村里沒閑人,都比著干哩!”這兩天,河北省阜平縣顧家臺村的菇農馬秀英,正忙著清理大棚,將菌棒擺放整齊。“再有一個來月,又該采收了,蘑菇一茬茬長,生活也一天天好!”去年兩個大棚收入6萬多元,甩掉貧困帽,馬秀英往前奔的勁頭更足了。

  在阜平,食用菌已成為脫貧致富主導產業,直接帶動貧困戶6620戶,戶均年增收1.7萬元。

  產業選對頭,脫貧有奔頭。在青海,扶貧合作社的有機牛羊肉成功進入高端餐飲市場;在貴州,校企合作向貧困養殖戶無償提供雞苗和技術,再回收商品雞;在海南,茶葉、憂遁草、樹仔菜、百香果“新四樣”助力貧困戶摘帽……目前,全國92%的貧困戶參與到產業發展當中,超過2/3的貧困戶實現了新型經營主體帶動。

  “高質量脫貧,產業是基礎支撐,也是根本之策。”農業農村部發展規劃司司長魏百剛介紹,今年將給52個未摘帽縣“開小灶”,給予產銷對接、解決技術難題等產業扶持特惠政策。

  ——就業幫扶,讓更多農民穩“飯碗”。

  春節前返鄉后,云南省蘭坪白族普米族自治縣花坪村貧困戶余冉朵,就一直盼著早點回珠海復工。

  “多虧‘背包工作隊’幫我們打電話找信息、定包車。”2月19日,坐上返崗包車的余冉朵,心里終于踏實了。“端上了穩穩的‘飯碗’,今年脫貧,沒問題!”

  一人就業,全家脫貧。增加就業,是直接有效的脫貧方式。為貧困戶找飯碗、造飯碗,各地各部門出實招:開通扶貧返崗免費高鐵專列,對輸出和吸納貧困勞動力的企業給予補助;讓“扶貧車間”盡快復工,擴大鄉村公益性崗位規模……人社部農民工工作司司長尚建華介紹,“我們將繼續采取傾斜政策,通過組織定向投放崗位,提升職業技能培訓,加大有組織勞務輸出力度等措施,創造有利于貧困勞動力就業增收的良好環境,讓貧困勞動力如期脫貧。”

  ——兜牢底線,織牢社會保障網。

  在我國剩余的建檔立卡貧困人口中,老年人、患病者、殘疾人比例達到45.7%。對這些特殊貧困群體,要通過綜合社會保障政策兜底,不讓他們在全面小康路上掉隊。

  “我們將以更加精細的工作,鞏固好脫貧成果。”貴州省印江土家族苗族自治縣縣委書記田艷說,印江縣于去年脫貧出列,但仍有6867名兜底戶、脫貧不穩定戶、邊緣易致貧戶需要重點扶持,下一步要織好政策保障、社會扶助、保險救助“三張網”,確保精準脫貧不漏一戶、不落一人。

  到去年底,全國共有1857萬建檔立卡貧困人口納入了最低生活保障或者是特困人員救助供養,共有304萬人次建檔立卡貧困人口獲得了臨時救助。民政部社會救助司司長劉喜堂表示,“今年將重點加強對未脫貧的人口和收入不穩定、持續增收能力較弱、返貧風險較高人口的監測預警,及時把符合條件的納入兜底保障范圍。”

  完善機制促攻堅,確保脫貧經得起檢驗

  脫貧成色怎么樣,質量高不高,關鍵看機制。脫貧過程扎實,脫貧結果真實,才能讓脫貧成效經得起實踐和歷史檢驗。

  ——嚴把退出關,拉起“高壓線”。

  安徽省南陵縣濱玉村最后兩戶貧困戶去年底脫貧了,村黨委第一書記馬小明說,貧困戶銷號有嚴格的程序,本人申請,駐村干部及村兩委成員入戶調查,村民小組、村民代表大會評議后公示,上報鎮政府審核公示,最后由縣政府審定后公告。“脫貧銷號不是數字脫貧,要層層把關,經得起群眾檢驗。”

  脫貧攻堅越到最后時刻,越不能松懈。“確保貧困人口高質量脫貧,要繼續落實嚴格的考核機制,嚴把退出關,在最后關頭要堅決杜絕形式主義的數字脫貧、虛假脫貧。”李國祥認為。

  “我們每年開展脫貧攻堅成效考核、督查巡查,對貧困縣退出進行抽查。”國務院扶貧辦綜合司司長蘇國霞介紹,今年下半年國家還將開展脫貧攻堅普查,目的就是確保脫貧的質量不折不扣。

  ——防止返貧,建起“隔離墻”。

  河北省內丘縣石家莊村脫貧戶石雙菊,去年被查出患大病,新農合報銷后,個人仍需支付3萬多元?h防貧管理服務中心接到縣醫保局的預警信息,委托第三方保險公司核實,給石雙菊發放了1.2萬元防貧保險金。“要不是政策好,我這貧困帽恐怕又得戴上了。”石雙菊說。

  防止返貧是提高脫貧質量的關鍵。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農村經濟研究部部長葉興慶表示,在全國已經脫貧的9000多萬人中,仍有一小部分存在返貧風險,還有一些邊緣人口存在致貧風險。“全面打贏脫貧攻堅戰,除了要加大力度消除剩下的‘存量’貧困,還要建立機制、搞好監測,做好返貧人口和新發生貧困人口的幫扶,防止出現‘增量’貧困。”

  在山西省中陽縣,大數據平臺共享,精準監測貧困戶返貧或新增貧困戶情況;在四川省北川縣,設立重點農戶預警監測臺賬,對有返貧風險的農戶實行動態管理,建起防止返貧隔離墻,千方百計鞏固脫貧成果。

  ——穩定政策,走好過渡期。

  通過產業帶動和務工引導,貴州興仁市城北街道的百余戶貧困戶順利脫貧?煞鲐氄矩撠熑巳降帽圆桓倚傅,“在短時間內,脫貧群眾的發展底子仍然薄弱,扶上了馬還需要再送一程。”為了解決大伙資金短缺問題,街道在每個村都設立了致富滾動資金。每戶2萬元,用于發展產業或購買生產工具。使用1年后無息收回,再轉給其他人進行循環幫扶。

  “脫貧摘帽并非一勞永逸,一旦政策脫節,很有可能導致返貧。”葉興慶說,過渡期內,要嚴格落實摘帽不摘責任、不摘政策、不摘幫扶、不摘監管的要求,主要政策措施不能急剎車,駐村工作隊不能撤。

  扶上馬、送一程,扶貧政策持續發力。湖南省雙峰縣2018年退出貧困縣序列,但金融扶貧政策沒有變,符合創業條件的農戶,小額貼息貸款額度最高可提到15萬元;湖北省丹江口市去年4月摘帽,駐村干部依然每周“五天四夜”在崗工作。截至5月底,全國的駐村幫扶工作力量全部到位,掛牌督戰有序推進,確保如期完成脫貧攻堅目標任務。

  脫貧摘帽不是終點,而是新生活、新奮斗的起點。我們相信,凝聚起全黨全社會的磅礴之力,精準施策,盡銳出戰,定能克服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奪取脫貧攻堅戰全面勝利,向歷史、向人民交出一份高質量答卷!

 

  《 人民日報 》( 2020年06月22日 01 版)

責任編輯:csgyb2

上一篇:后扶貧時代慈善工作的思考
下一篇:人民日報:短視頻,監管和責任不能"短"